首页

刀魂剑魄问长安第四十章 尾声

顾渊被关了足足一个月,从吃药到抹药再到药浴泡澡,折腾到他自觉是一颗被中药腌渍入味的陈年话梅,每切开一点就能涌出来几大海碗的中药。

顾渊几乎用了全部功夫想要逃出生天,然而局势是再明显不过的四对一,一个负责熬药,另外三个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,即使轻功出神入化,顾渊也实在出不了大门。

“喝药。”这是迟愿第三次把窗台上的顾渊扒下来了。

“……我们来谈论一个问题。”顾渊给她陪笑脸,“多位药师曾经声明过,一个人要是长时间摄入苦味饮食,脾气会变得躁的……”

“咱们的先生经过望闻问切确定,你不喝药就会死。”迟愿露出一个同等灿烂的笑容。

对视片刻,顾渊只好举手投降,接过那碗能熏死一院子鸡的药汤灌了下去。

“我只想杀了小时候那个一本正经用‘药香’这个词忽悠人的我自己。”他愁眉苦脸的灌了自己一大碗清,才想起了不同寻常之处,“不对啊,今天是单日,不应该是黎夏过来吗?”

“他……”迟愿的目光有点游移,“他被仙盟的人叫走了。”

顾渊眉头一蹙,闪身堵住了房门:“不对,你没有说实话。放心,我又不做什么妖,你看我想出去也出不去不是么?”

“盟主府的人说,想让黎夏给他们做盟主。”迟愿眼珠一转笑道,“你不用担心,只不过他这两天比较累——你又不是不知道,黎夏最讨厌应付这些事了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顾渊抱起双臂,“这么说来,黎夏最应付不来的一件事,应该是圣剑的去处吧?”

迟愿:“……”

他说对了。

“即使我们非常清楚,圣剑和魔刀之灵已经双双毙命,但是没有凭证是不足以服众的,如果黎夏想把长安剑下……呵,估计会引起公众声讨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2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