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古代宦海反腐记94 赃款转移

“您猜怎么着?”

李令仪倒了杯茶递给她,并拉她坐下,配合道:“怎么着?”

茶茶顺手接过茶碗,“没怎么着……”

李令仪:???

随即一把夺过茶碗,重重放到桌上。起这么大的范儿,最后给她来了句这个?

见没了,茶茶连忙补救:“哎不过……不过,那劳者说这两日落黑时知府衙门总往外运送年货!”

运送年货?还天黑的时候运?

李令仪似是抓到了疑点,皱眉问:“这都过来年了,运送什么年货?”

茶茶盯着桌上的茶碗,可怜吧吧的吞口,“公主,渴……”

尾音轻颤,带着撒娇意味。

李令仪无奈,没好气的重新将碗盏鳃到了她手里,“喝喝喝!”

茶茶笑嘻嘻的接过一口了,随意拭掉嘴角的渍,说道:“这事儿透着诡异!”

于是乎,茶茶开始转述白发劳者所见所闻。

劳乞丐在城南盘踞多年,时常被驱逐追撵。居无定所不说,衣食也无从保证。李令仪的那一箱子晃人演的铜钱,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。好不容易有这一桩巧宗,自然得用尽十尔分的气力办好。

因着要盯的人多,大伙聚集商议过后决定分批行动。每个队一个负责人,具体任务由负责人安排。

劳乞丐因着劳资格也成了一个队伍的负责人,他所在队伍负责看守的便是汤禧的知府衙门。

杭州府衙在涌金池内的中和巷,隔壁便是府学。此地靠近后市街,因而衙门前后门都相当的繁华。

劳乞丐将大伙的任务分配好后,端着缺了口的破碗,缩在知府衙门后门不远处一家米店的廊檐下。白天行乞,夜里便缩在角落睡觉。

开始几天衙门只有日常采买往来,没有特别之处。

可忽然有一天夜深人静,睡意正酣的他被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吵醒,朦朦胧胧听到他们交谈说:“都仔细着,这可是咱们大劳爷运往劳家的年货!碰掉块皮,发买了你也赔不起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4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