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全皇宫在等少师破防203 投怀送抱

阿秋听得她说,便觉释然,自古文人相轻,但以女子而有如此盛名成就,以词章闻名天下,而这白画师亦是凭自己的才情本领生存于世,惺惺相惜,乃至遥相倾慕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

顾逸却顺口截道:“白画师虽是吴人,却似对本地风物了如指掌,亦熟悉天工坊,本人正有一事相询。”

白画师笑容不改,道:“公子请问。若得效劳,是妾荣幸。”

顾逸道:“我曾从一位故人处闻说,西南产有浮光锦,灿若云霞,可鉴人影,过不师,经火不烧,刀割不坏,此来正为求购此物,不知画师可曾听说过。”

阿秋听得她说,便觉释然,自古文人相轻,但以女子而有如此盛名成就,以词章闻名天下,而这白画师亦是凭自己的才情本领生存于世,惺惺相惜,乃至遥相倾慕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

顾逸却顺口截道:“白画师虽是吴人,却似对本地风物了如指掌,亦熟悉天工坊,本人正有一事相询。”

白画师笑容不改,道:“公子请问。若得效劳,是妾荣幸。”

顾逸道:“我曾从一位故人处闻说,西南产有浮光锦,灿若云霞,可鉴人影,过不师,经火不烧,刀割不坏,此来正为求购此物,不知画师可曾听说过。”

而当他如此说时,阿秋敏锐感觉到,他重纱遮蔽下的目光已变得分外锐利,密切关注着白画师的表情变化。

白画师神情却只微微一怔,却并不说有,也不说无,微笑躬身道:“待妾去问过此地主人,方能回复公子。”落笔处,小像大概规模已成,她便收起纸笔,作揖而退。

阿秋一边看织女穿梭来回,细细在织机上盘绕出华丽纹样,一边低声道:“师父当年与厉宗主约定的暗号,便是这浮光锦么?”

顾逸略一颔首。

阿秋再道:“看这白画师形容气质颇为古怪,她谈吐不凡,待人接物亦从容不迫,总觉得不像一般普通民女,但也不是一般大户人家小姐的感觉。师父说,她会不会是隐世宗的门人弟子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3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